逻沙黄崴网

周有光:半路出家的语言学泰斗

这是一间我早有耳闻的小房间,朝北,9个平方,是周老先生的书房兼会客室。周老说:“这个房间小,又朝北,但我喜欢。我年纪大了,耳朵不行了,房间小,聚音,有利于听觉。室小心乃宽,心宽室自大。”

虽然手续不全,但丽豪地产相关负责人的话却很硬气:“西美金山湖小镇是西美集团开发的,一期现房正在销售中,虽然我们没有预售证,但销售是没有任何问题的,预售证是对期房销售的,现在我们是现房销售,也就不需要预售证;目前我们的土地证、规划证都已办理了,下一步再办一个建设许可证就可以了,也不需要网签,可直接办产权证,上面对咱这边开着绿灯呢!”

“可能因为父亲不管我,所以我的性格从小就安静、孤独、自立、自主。我受母亲影响很大,她性格温和,但很有主见,常说的一句话是‘船到桥头自然直’。她经历那么多困难,年轻时寡居,中年时流亡,但直到96岁才去世,头发乌黑,耳朵不聋,眼睛不花。母亲对我影响很大——就是遇事有主见,待人要宽容。”周老说。

谈起自己从事语言文字工作的经历,周老娓娓道来:我本来名字叫“周耀”,民国后大家都不喜欢单字取名,改为“周耀平”。在常州中学上学时与吕叔湘是前后届同学。吕叔湘从小就会背许多古文,会背《诗经》,我会得没有他多,但同他一样对语言文字很感兴趣,常常相互讨论。1923年我考入上海圣约翰大学,主修经济学,选修语言学。后来写了几篇语言文字方面的论文,因为是语言学的外行,不敢用本名发表,起了个假名字“周有光”。后来“假名”成了“笔名”,再后来“笔名”取代了“真名”。我现在是“周有光”替代了“周耀平”,“语言学家”替代了“经济学家”,以假乱真,乱套了。

“有严重政治问题内容的书刊、音像制品、电子读物、网络音视频资料等”,一般是指《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以下简称《党纪处分条例》)第四十五条、第四十六条规定具有下列内容的书刊、音像制品、电子读物、网络音视频资料等:公开发表坚持资产阶级自由化立场、反对四项基本原则,反对党的改革开放决策的文章、演说、宣言、声明等的;公开发表违背四项基本原则,违背、歪曲党的改革开放决策,或者其他有严重政治问题的文章、演说、宣言、声明等的;妄议中央大政方针,破坏党的集中统一的;丑化党和国家形象,或者诋毁、诬蔑党和国家领导人,或者歪曲党史、军史的。

编者注:本文发表于2011年6月23日

然而,当我说起“汉语拼音之父”,周老挥着手帕连连称不敢当。他说,“当年做拼音方案的,还有叶籁士、陆志韦,我只是做得多一点而已。”

周老先生有一子一女,抗战流亡期间,女儿得了盲肠炎无力治疗而早夭,儿子周晓平,现为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谈起子女,周有光说:我也算不上好父亲。我女儿1941年得盲肠炎死去,我因为忙工作,不在她身边。儿子1943年在成都,被流弹击中,肚子被打了五六个洞,危在旦夕,我也不在他身边。我儿子和我一样,遇上了一个不太好的父亲,可能和我一样,也是受母亲影响比较大。

周有光的母亲徐雯,是个非常有主见的新式女性。丈夫靠教书养不活一大家子,而旧式大家庭爱面子,开支很大,并且,丈夫竟又娶了一房姨太太。在这种情形下,徐雯毅然离开丈夫,带着自己所生的5个孩子移居苏州,此时周有光小学刚毕业,12岁。

周老在自己的简历里专门写到他在江苏教育学院任教。江苏教育学院创办于1928年,是“国内历史最早而最悠久之民众教育专才培养与民众教育学术研究阐扬机关”,现代著名教育家高阳、俞庆棠、雷沛鸿、傅葆琛、孟宪承、钟敬文等曾在该校工作。该学院解放后改名苏南文理学院,后并入现苏州大学。

福建省地震局通报称,目前发生的3级至4级地震均为本次地震的余震,余震活动仍将持续一段时间,对福建省不会造成较大影响,该震中区后续仍有发生5.0级左右余震的可能。

据介绍,到2020年,全国将完成不少于66个海湾的整治,完成不少于50个生态岛礁工程,修复岸线不少于2000公里,修复滨海湿地面积不少于1.8万公顷。到2025年,近岸海域水环境质量得到明显改善,生态功能和服务价值显著提升,生态环境整治修复能力全面提升,基本实现“水清、岸绿、滩净、湾美”的美丽海洋建设目标。

——开放。免费提供公开的卫星导航服务,鼓励开展全方位、多层次、高水平的国际合作与交流。

说到这里,周老用手帕遮住嘴,笑了起来,笑声里透出童真,又有些得意。止住笑声后,周老拿开手帕,探过身子悄悄对我说:“不好意思,我现在牙齿坏了,不好看。”

如今,正在规划中的九间棚田园综合体融乡村休闲、红色教育、沂蒙风情游、生态养生为一体,九间棚村正在向乡村振兴的新目标奋进。

当年,周有光同时考上了两所大学:南京东南高等师范学校、上海圣约翰大学。那时读师范不用交学费,而圣约翰大学是教会大学,学费很高。周有光和四个姐妹当时跟着母亲在苏州住,家里拿不出学费,周有光决定去南京读免费大学。后来,有亲戚朋友讲,圣约翰大学非常难考,不上太可惜,没钱我们可以先借给你。这样周有光靠借钱上了圣约翰大学。

“近年来,全国人口年平均增长率基本都维持在0.5%左右,所以2015年的这个数据是比较正常的。”国务院参事马力对中新网(微信公众号:cns2012)记者说。

这不是一个人的苦恼。长期以来,面对项目申报的层层手续、名目繁多的评审评价,纵然是科技界“大咖”,想打“通关”也不容易。更别说,唯论文、唯职称、唯学历,压得很多人透不过气来。

1955年,周总理点名要周有光去北京从事汉语拼音工作。周老说:那要感谢陈望道先生。我解放前在银行工作,先在上海、重庆,后来到美国、英国。1949年我回国到上海,担任复旦大学经济学教授。有次见到陈望道,他是复旦大学校长,语言学家。他说我国56个民族,数十种方言,大多数人是文盲,很需要统一的适应现代化需要的文字语言。他说,政治建设、经济建设、文化建设,都很重要。在文化中,教育是大事;在教育中,文改是大事;在文改中,拼音是大事。他叫我把自己写的有关文字拉丁化方面的文章收集整理出本书,我听从了他的建议,1952年出版了《中国拼音化文字研究》,后来周总理看到了这本书。结果我49岁半路出家,扔下经济学,开始了专门的语言学研究。

北京,一个寻常的胡同,一栋普通的旧式六层公寓楼,我拾级而上三楼,敲敲老木门,房间里传来一声,“等等,等等,我把助听器戴上,现在耳朵不行了”,那是周有光老先生。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教授刘俊海分析,为用户设置同意、拒绝还是退订的选择,是尊重消费者选择权的体现。而对于消费者选择权的保障,关键在于罚则的出台。

4月27日,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由一下科技及秒拍主办,GMIC协办的“视界智变创见未来-2017移动视频峰会”盛大启幕。一点资讯总裁陈彤发表主题演讲,其对于短视频的认知和见解代表了大部分传统媒体人的态度。

退休之后的陈庆瑞和郭凤娟两位老人常年住在北京,与女儿女婿一家人生活在一起,五周岁的外孙子和一周半的外孙女让他们的生活既忙碌又充满了乐趣。闲来无事,喜欢舞文弄墨的陈庆瑞还会拿起笔进行文学创作。2015年1月10日的《北京晨报》上刊登了他写的文章《爱到终结》,这份报纸一直被陈庆瑞珍藏。

以下为北京市政务门户网站“首都之窗”公布的《北京市居住证管理办法(草案送审稿)》全文:

1吕梁市质监局原党委书记、局长陈兰生违规使用办公用房问题。2015年12月,陈兰生违规将该单位1间办公室改造成茶室,供其本人享用,直至2017年9月被巡察发现。此外,陈兰生还存在其他违纪问题。2018年12月,陈兰生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中国在各个领域展现出令世界瞩目的能力和水平,随着中国发展能力、经济实力和综合国力进一步增强,还会有更多成就和经验受到世界关注和重视,对世界的贡献也会越来越大。

根据阳泉日报的通报,市十四届人大代表郝培亮涉嫌赌博违法,太原市公安局向市人大常委会报告了有关事实,并请示许可对其采取行政拘留措施。

“主席这句话,体现了中国人自己造核潜艇的决心。”黄旭华说,这种激励难以言表。

下周一就是圣诞节了,相信不少朋友们都在期盼着过一个浪漫的白色圣诞吧,然而从10月23日至今,北京已经近两个月未曾出现有效降水,而且根据北京气象台的天气预报,未来几天北京都将以晴间多云天气为主,今年北京的市民朋友们怕是无缘再见“白色圣诞节”。

和赵元任、瞿秋白同住一条巷

谈了一个下午的往事,周老没有一点倦态。多年前,著名诗人聂绀弩写诗称赞周老的思维清晰敏捷,讲话中气十足:“黄河之水自天倾,一口高悬四座惊”。我环顾周老的小书房,发现墙壁上摆放着好多周老与夫人张允和的合影。周老晚年与夫人各占一房,各忙各的事,周老看书写文章,夫人编家庭刊物《水》,研究昆曲。每天约定时间到了,就会聚在这个9平方米的小书房喝茶,举杯齐眉,周老喝咖啡,夫人喝清茶。2002年8月14日,张允和去世,享年93岁。说起张允和,周老无限深情。他说:我的理论是,夫妇之间不仅要有爱,还要有敬,要互帮互助。我们每天举杯齐眉,这里面有爱,也有敬。

周老先生今年106岁,没有鹤发,却是童颜,手里拿着一方白丝手帕,精神矍铄地坐在一张小木桌前。

周老是常州人,我用家乡话和他聊起故乡的街道里弄:双桂坊、青果巷、西瀛里、东下塘、弋桥、南大街,听到这么多熟悉的名字,周老一时间仿佛回到了从前:“我就出生在青果巷。瞿秋白出生在这条巷子里,赵元任9岁后从天津搬回老家,也一直住在这里。盛宣怀、刘海粟家也不远,拐一两条巷子就到了。”“当年与他们熟悉不熟悉?”我有点好奇。周老说:“后来都熟悉的,当年不认识,我比他们小,我在常州中学读书时,瞿秋白早毕业了。”

49岁半路出家研究语言学

周有光的曾祖父周润之,早年在外地做官,后来回到常州,投资办纱厂、布厂,开当铺。洪秀全太平军攻打常州时,本地军队组织抗击,成功地守住了城池,所需军费全由周润之供给。后太平天国定都南京,再次攻打常州,常州失陷,周润之殉清投水而死,万千家产也丧失殆尽。太平天国失败后,清政府给周有光的曾祖父加封世袭云骑尉,祖父周逢吉不用做官直接领受俸禄。民国后,周有光的父亲周保贻则靠教书为生。

10日晚,平安郑州发布通报称,5月6日凌晨,郑州航空港区发生一起命案,受害人李某珠在搭乘网约车途中被害,网约车司机刘某华(男,27岁)有重大作案嫌疑。经专案组调取事发地附近多路监控,顺线追踪,显示嫌疑人刘某华作案后弃车跳河,现警方正在相关区域全力展开搜捕。

在北京首都机场三号航站楼,自动体外除颤器全都是内嵌在墙面,周围也没有提示标识,就连常年在机场内工作的人员都没有注意过这些设施的存在。

代表福建村民的律师团队认为,此案被告及其律师有权不出席法庭听证,但如此一来就会失去面对法官口头阐释其诉求的机会,也无法当庭就原告律师团队代表福建村民向法庭提供的信息予以辩驳,因此范奥弗里姆一方应该会出庭,只不过目前无从知晓范奥弗里姆本人会否出庭。

记者翻开“稀友”们的微信群,每天几乎都会有用血信息出现,而这些信息马上就会有多人“秒回”。“我可以去!”几乎是群里最高频的用词。近些年来,紧急用血的情况时有发生,如李峰父子救助的,就是一位产后大出血的孕妇。

武清电子商务快递专业类物流园以服务电商为主,将实现电子商务快件的仓配集散。目前已入驻菜鸟网络、京东、唯品会、当当网等自建物流和电商企业,集聚效应明显,日均产生快件量达38万件。

学诚法师:佛教有许多面,有出世的一面,也有入世的一面。龙泉寺的僧人,并非外界传说的那样都是手机不离身的网络达人和科技高手。龙泉寺要求僧众专心办道,远离世染。为保证清修,寺庙有非常严格的规定:用电脑、上网要申请;也不允许拥有手机,只有少数执事法师,因工作需要,才会由寺院配备。龙泉寺的僧团是有分工的,负责事业部门、需要上网的只是少数法师,绝大部分僧众的学修不受网络影响。

临别时,我对周老说:“对不起,耽误您很长时间了。”周老拿起白手帕遮着嘴笑道:“你从江苏赶来,耽误你时间了。1947年我在美国,有个朋友是普林斯顿大学的教授,与爱因斯坦熟悉,他说,爱因斯坦现在空闲,你可以去与他聊聊天。我去了两次。爱因斯坦跟我说:一个人如果活到60多岁,工作大概13年,业余时间17年,能不能成功,主要看业余时间干什么。我现在全是业余时间,成无业游民了。”(马建强,南京特殊教育学院中国特殊教育博物馆)

环墙几只大大小小的书架,临窗是一张小木桌,周老曾在一篇文章中写道:“这张小书桌,只有90厘米长,55厘米宽,一半放书稿,一半放电子打字机。书桌又破又小,一次我玩扑克牌,突然一张不见了,原来从桌面裂缝漏到下面抽屉里面去了。”他在《新陋室铭》中对此书桌也是敝帚自珍:“房间阴暗,更显得窗子明亮。书桌不平,要怪我伏案太勤。”

百米青果小巷,竟差不多同时走出了三位最富盛名的中国文字改革大家:赵元任,生于1892年;瞿秋白,生于1899年;周有光,生于1906年。赵元任是世界闻名的语言学家,中国语言学界称他为“汉语言学之父”。瞿秋白修定了《中国拉丁化字母方案》,发表了十几万字的语言文字论文,是我国语言文字改革的先驱者与倡导者。在我国文字改革史上,瞿秋白是继赵元任之后运用现代语言学、文字学对中国拼音文字作通盘考虑的第一人。周有光则是现在语言学界公认的“中国汉语拼音之父”,他主持制定的《汉语拼音方案》自1958年起进入大陆每一所小学课堂,1982年,国际标准化组织认定汉语拼音方案为拼写汉语的国际标准。

母亲的影响:船到桥头自然直

周有光是跟着大学老师孟宪承去江苏教育学院的。他说,孟老师是个教育家,他们那批知识分子崇尚“教育救国”,实践丹麦教育家格隆维的“民众教育”。19世纪后叶丹麦被普鲁士入侵,丧失了好多国土,农村濒于破产,格隆维是个牧师,提倡教育权利平等,重视农民教育,希望由复兴农村而使民族强盛。经过几十年努力推广民众教育,国民恢复了民族自信,丹麦不仅收复了国土,而且农业发达,一跃成为北欧富裕强大的国家。我们那时农村很落后,我们想通过教育使自己的国家强大起来。我们认为当年农村的主要课题有三个:一要使农民经济宽裕;二要改良农具;三要提倡正当健康的娱乐。就在那个时候,我对农民生活,对汉字改革,对扫除文盲,有了不少直接感受,那段经历对我解放后从事汉语拼音工作帮助很大。

百岁后的周有光,仍每日博览群书、笔耕不辍,每个月至少发表一篇文章。2011年初,一家出版社出版了周老的一本新书《拾贝集》。特别潮的是,他还在新浪开了博客,粉丝无数。

中国台湾网3月25日讯据台湾“中时电子报”报道,高雄市长韩国瑜上任后努力拼经济,高雄当地组织“比特王”在莲池潭作街头民调,问到韩市长上任后这段时间对他的表现满意吗?卖艺品阿嬷说,给他5颗星,还说韩市府所作的,比以前民进党执政时期,真的好太多了。

相关推荐

逻沙黄崴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逻沙黄崴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逻沙黄崴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逻沙黄崴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逻沙黄崴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