逻沙黄崴网

台“立委”补选虽结束 但苏贞昌不忘秋后算账

公告在谈及中央财政管理审计查出问题的整改情况时,列出关于转移支付改革和规范不到位问题的整改情况。

18日,国民党“立法院”党团召开记者会,质疑苏贞昌对NCC公开施压,如此肆无忌惮的政治介入将使NCC变得“脏兮兮”。国民党“立法院”党团总召集人江启臣称,民进党执政失民心却把责任推给自己认定的“假新闻”。

据说,某朝某代的达官贵人留下了一笔巨额资产,被国家认定为“民族资产”,到现在一直被专人保管;国家计划通过不公开的方式将其解冻用于扶贫,而解冻需要筹集费用,每个人出几块钱解冻后就可以得到几十万元的分红……

NCC成立于2006年,是岛内有关电信通信和广播电视等信息流通事业的最高主管机关,是受“行政院”监督的独立机关。有岛内传播学者称,NCC低调表示“会检讨精进”,不禁令人忧心这个独立机关似乎仍难逃民进党的强势介入。《联合报》18日评论称,受假新闻困扰并非始于蔡当局,从马英九时期到现在的韩国瑜也深受困扰,即使如此,也未见高雄市政府嚷嚷着要成立“打假部队”。

采用抽样调查方法抽选确定调查网点,按照“定人、定点、定时”的原则,直接派人到调查网点采集原始价格。数据来源于全国31个省(区、市)500个市县、8.3万余家价格调查点,包括商场(店)、超市、农贸市场、服务网点和互联网电商等。

苏贞昌的论调迅速得到绿营的支持。据“中央社”报道,一些“立委”18日齐声批评NCC放任“假新闻”影响选举而不作为。民进党“立委”许智杰称,苏贞昌应将NCC“主委”詹婷怡免职。“立委”郑宝清还称,像先前的蔡英文坐装甲车、日本关西机场事件等,NCC都没有处理,“在其位谋其政,不谋其政就不要在其位”。

[环球时报驻台北特约记者崔明轩]明年选举日益临近,台湾当局展开对所谓“假新闻”的围剿,本来是独立机关的“国家通讯传播委员会”(NCC)因此成了民进党管控的目标。对于民进党的施压,国民党表达了抗议,认为其靠“政治介入”封锁对选举不利的消息。

工商注册资料显示,就在此前的9月3日,浙江天然基金的股权结构“悄悄”变更了:公司股东寿金姬和修涞贵同时退出,变更为邹鸣和苗田福,两人分别持股50%。值得注意的是,企查查显示,苗田福已被列为全国失信被执行人。而其同时也是广东修正资本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记者致电苗田福询问相关情况,截至发稿前,电话未接通。

据统计,目前,累计支持小微企业超过3000户、融资担保规模超过70亿元。

1月23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六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总体实施方案》、《关于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的实施意见》等内容。1月30日晚间,证监会网站公布了科创板征求意见稿。

“立委”补选虽然结束,但“行政院长”苏贞昌不忘秋后算账。据台湾《中国时报》18日报道,他对选举期间传出“200万吨文旦倒入水库”的说法非常不满,17日怒批“NCC是独立机关,我们管不到它,它就变成什么都不管”。有绿媒称,岛内一档政论节目日前谈到台南“立委”文旦议题时,以“柚农陈大哥:文旦丢在水库超过200万吨”为题进行报道,“后来却被踢爆是假新闻”。民进党批评该节目散播恐惧情绪,并要求NCC停播。

詹婷怡18日回应称,“对于总统、行政院长批评,NCC会听,也会依法来执行任务,进一步强化NCC职能”。此外针对大陆腾讯视频即将于5月到台湾,她表示,“如果真的与国安议题有关,必须做适度禁止”。国民党党团副书记长林奕华讽刺说,NCC在“九合一”前约了9家媒体“喝咖啡”,后来果然有2家被罚,蔡当局早就在打压立场不同的媒体,结果苏贞昌还不满意。

相关推荐

逻沙黄崴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逻沙黄崴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逻沙黄崴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逻沙黄崴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逻沙黄崴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